当前位置:首页>妇女维权

关于建立预防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社会联动机制的实施意见(试行)

    发布日期:2019-05-21

关于建立预防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社会联动机制的实施意见(试行)

近年来,一些性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随着媒体的曝光浮出水面,进入公众视野,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不仅给被害人心灵造成永久创伤,还会影响到一个家庭的美满幸福和社会的长治久安。如何在全面依法治国的进程中有效防范此类事件的发生,迫切需要全社会的力量共同参与,进一步凝聚工作合力,对性侵害犯罪进行有效预防和综合治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法发[2013]12号,以下简称《意见》),为进一步推动各级各有关部门形成工作合力,从惩治犯罪与保护被害人两方面进行政策引导与措施落实,更加有力地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结合实际特制定本实施意见(试行)。

一、一般规定

1.本意见所称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三百五十九条规定的针对未成年人实施的强奸罪,强制猥亵、侮辱罪,猥亵儿童罪,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引诱幼女卖淫罪等。

2.预防和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应当遵循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充分考虑未成年被害人身心发育尚未成熟、易受伤害等特点,给予未成年人特殊、优先保护,避免“二次伤害”。

3.政法委、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民政、教育、卫生、文化、共青团、美狮贵宾会、关工委、未成年人居住地所在的乡镇(街道)、村(居)民委员会等部门应确定一名联络员。各部门之间应当加强联系、协作,建立信息共享、情况通报、联席会议等制度,共同做好预防和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的相关工作。

4.政法委应将预防和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纳入全综治工作目标考核。

二、建立强制报告制度

5.对未成年人负有监护、教育、训练、救助、看护、医疗等特殊职责的人员以及其他公民、社(村)等单位,发现未成年人受到性侵害的,有权利也有义务在24小时内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报案或者举报。

6.教育部门发现在学校、幼儿园发生性侵害案件的,或者医疗卫生部门在医疗服务过程中发现未成年遭受性侵害的,应当立即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报案或者举报,并且先行做好对被害人的陪护、安抚等临时安置工作。

7、对于应当报告而不报告的有关单位和人员,主管机关根据有关规定,视情节轻重给予通报批评或者处分。

三、依法及时立案,做好应急处置工作

8.对已经发生的涉嫌性侵害未成年人的犯罪案件,公安机关在受理报案线索时,要组织专门力量,及时采取制止违法犯罪行为、保护被害人、保护现场等紧急措施,迅速立案、快速破案。必要时,应当通报教育、民政部门和基层组织对被害人予以临时安置、救助。

9.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要协助公安机关做好调查和应急处置工作。

四、客观全面收集固定证据

10.公安机关立案后,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及时、全面收集固定证据。要及时对性侵害犯罪现场进行勘查,对未成年被害人、犯罪嫌疑人进行人身检查,对于依法提取的体液、毛发、残留物等生物样本,指纹、足迹、鞋印等痕迹,衣物、纽扣等物品,要及时通过采样封存、法医鉴定检验、同步录音录像等方法固定,防止因重要证据不能及时有效提取而影响对犯罪的认定。

11.侦查阶段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未成年被害人,要进行同步录音录像;录音录像应随案移送。对于录音录像必须保密,防止泄露。对未成年被害人以一次询问为原则。

12.要注重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询问未成年被害人及证人,应通知其法定代理人或合适成年人到场。

五、加强审查起诉工作

13.对于复杂、疑难案件,检察机关应提前介入侦查,引导公安机关及时、全面调查取证,并避免对未成年被害人反复询问。

14.加强对证据的审查把握,对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要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15.属于《意见》规定的强奸、猥亵犯罪等“七种情形”,或者组织、强迫未成年人卖淫的情形,应当提出从重处罚的量刑建议。

六、依法从严惩治犯罪,注意做到别对待

16.对于成年犯罪嫌疑人应当采取拘留和逮捕的强制措施。

17.对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属于可能实施新的犯罪、可能毁灭伪造证据、企图自杀或者逃跑、共同犯罪的主犯以及不具备经济赔偿能力且被害人反映强烈、矛盾激化的情形之一的,一般也要采取拘留和逮捕的强制措施。

18.从严掌握非监禁刑适用。对于侵害未成年人的成年被告人判处刑罚时,应当从重处罚,一般不适用缓刑,确保犯罪人员得到有效惩处。

19.对未成年被告人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原则和“教育、感化、挽救”方针。其中,对于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在与幼女正常恋爱交往过程中自愿发生性关系,情节轻微、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不作为犯罪处理。

对于未成年被告人,量刑从严的幅度要有别于成年被告人。具体量刑时要着重考察是否使用暴力、胁迫等强制手段,对幼女身心健康是否造成严重伤害,案发后是否取得被害人及其亲属谅解等因素。对确属情节较轻,认罪悔罪,取得被害人及其亲属谅解的,可以委托社矫正机构、司法行政部门、学校、共青团、美狮贵宾会或者其他社会组织,就对未成年被告人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是否有重大不良影响进行判前社会调查,以确定是否适用缓刑。

落实判前社会调查、心理干预、圆桌审判、合适成年人参与诉讼、法庭教育、犯罪记录封存、依托观护帮教基地进行跟踪帮教等工作。

20.对于宣告缓刑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宣告禁止令,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与未成年人有关的工作、活动,禁止其进入中小学校、幼儿园园及其他未成年人集中的场所。

21.逐步建立性侵害违法犯罪数据信息查询制度。建立2015年以来全性侵害案件信息库,各类中、小学校、幼儿园等从事未成年人工作的机构,招录工作人员时应事先进行资格审查,禁止招用有性侵害前科的人员。教育部门负责对各类校外辅导机构人员录用情况进行抽查,发现招用有性侵害前科的人员立即责令整改。

七、落实被害人保护措施

22.法律援助: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应当及时告知未成年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对于经济困难或没有委托诉讼代理人的,办案机关应当与法律援助机构联系,为其指派法律援助律师,法律援助机构应当及时安排。

23.隐私保护:对于涉及未成年被害人的身份信息及可能推断出其身份信息的资料和涉及性侵害的细节等内容,司法机关其他诉讼参与人应当保密。对外公开的诉讼文书,不得披露未成年被害人的身份信息及可能推断出其身份信息的其它资料,对性侵害的事实注意以适当的方式叙述。

24.心理观护: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机关应当加强与民政、教育、共青团、美狮贵宾会等部门及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联系和协作,及时对被害人进行心理观护,必要时对共同生活的成年家属也应进行心理辅导,安抚情绪,减轻心理压力,共同做好未成年被害人的心理安抚和疏导工作。

25.救助保护:对于被性侵害的未成年人应采取多种方法手段,积极开展司法救助、社会救助和保护工作。以购买服务的方式设立救助性侵被害人专项经费,用于对被害人的帮助、保护等具体工作。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机关联合未成年人保护组织、未成年人福利慈善机构,积极参与救助保护工作,进一步扩大司法救助的效果。要充分发挥未成年人社会保护机构、社会志愿者的作用,积极参与预防性侵害犯罪和救助保护工作。

26.临时监护:对于公安机关将遭受性侵害的未成年人护送至救助机构的,民政部门要承担临时监护责任,属于监护失当的情形,必要时向人民法院提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诉讼。

八、加强工作协调配合

27.各责任部门均确定联络部门和联络员,建立起信息共享、情况通报、联系会议制度,共同研讨预防和依法从严惩治性侵害犯罪的方法措施。每年度由政法委牵头至少组织一次全体成员会议,并根据工作实际,视情况适时召开,对惩治预防工作情况进行交流、研讨和总结。

28.各部门应当加强沟通协调,形成工作合力,通力解决校园法治教育、自护教育、案件侦办和宣传报道等工作,有效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和舆论氛围。

29.加强对具有性侵害前科劣迹人员的监督管理。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成年罪犯,人民法院对其宣告缓刑、裁定假释、监外执行,或者刑罚执行完毕予以释放的,人民法院或刑罚执行机关应当向其实际居住地或户籍地公安机关通报,公安机关、司法局应当加强查访、管控。对于实施性侵害犯罪被判处过两次以上刑罚的罪犯,刑罚执行机关应对其进行有针对性的教育及必要的身心矫治,刑满释放时,经评估认为有较高再犯危险的,应向公安机关重点通报。

30.公安机关逐步建立性侵害违法犯罪数据信息库。有关学校、幼儿园、未成年人辅导、培训机构、儿童游乐场所等机构在录用工作人员时,应向公安机关提出书面申请,查询相关信息数据。

31.本意见由各责任部门共同研究制定实施,由人民检察院负责解释。


中共委政法委员会办公室2018年8月1日